2006/10/09

新亞女兒答客問

多虧kitty姐的鞭策,一句「新亞女兒,怎得這麼多困惑?」我便得帶著問題一起上中華航空,直飛曼谷,過一個四日三夜高球假期。

除了Tony,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男人,梁漱溟。

在途上看畢梁培寬談他爸爸的訪問稿,我相信早年看梁漱溟的書,雖然不能說出具體領悟了些甚麼,卻肯定,當年的影響,是不知不覺間的。

四日三夜,想得最多的,是將來如何繼續在吃喝玩樂中實踐人文關懷,並將所得推而廣之。

這個旅程,安靜滿足。

4 則留言:

kitty 說...

我終於明白你困惑的原因,一字曰「貪」。

吃喝玩樂就儘管吃喝玩樂,實踐甚麼人文關懷來,那是矯揉造作。邊打高球,邊思考梁漱溟,最終入不了洞,亦領悟不到甚麼道理。

做人做事做學問,不專不盡,不狂不熱,只能落得平庸,難成氣候。

得罪。

joyce 說...

對、對、對。

血氣既衰,戒之在得。就是要括多點出去,勿能貪。

學習之道,人各有志,百家爭嗚,百花齊放,何罪之有。

kitty 說...

我又終於明白你常自歎困惑但又無憂似的。

因為你裡頭有個坦然厚實的心境。

joyce 說...

太過獎了。

困乏我多情,這是我新亞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