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01

終於放假了

放假至今四星期,今天才像閒了下來。

訂了HBO多月,下午正式選看,而且,一口氣看了兩套電影,先看娃娃唱大戲,接著看2004年版本的 Manchurian Candidate,看畢倒想找1962年的版本看看。

晚上與姊和她的真光好友來個甜品自助餐,women talk除了LV和SF,也談到程翔、胡溫、董曾,姊介紹大家看一行禪師的生生基督世世佛。我告訴大家,今天上八字課,問老師如何看知識改變命運,老師是讀書人,卻又常道命運不可改變,這可把他難為了,下課後,我忽然有不想再學命理的感覺。回來google,程翔事件論壇的blog layout 竟和我所用的相同。

命理,不過是一個統計數據庫,再精密的計算,都有可能出現偏差。

2 則留言:

kitty 說...

讀書人信命,只不過是讓自己多一個藉口活得釋然一點,就像哲學從來只是製造問題多於解決,甚麼趨吉甚麼避凶,何妨一笑置之。

今天陶傑在蘋果洋洋灑灑寫歷史迴響,談到歷史到底會不會自己處理問題,到底歷史有否偶然主義,值得一看。

中國命理,自有其淵源,亦有其吊詭,我想以求學問而不是信鬼神的精神去面對,還是能發現中國文化的另一章的。

人一生是順應還是要改變命運,也許到離開的一天,我們也未必猜透,但我見你數次提及改變,想必是念茲在茲的疑慮,新亞女兒,怎得這麼多困惑?

joyce 說...

找不到陶傑的文章,其人卻擦身而過。

在地鐵的電動樓梯,旁邊站著一個穿粉紅色恤衫的男人,把一本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從膠袋抽出,看看是個什麼模樣的男人,原來是陶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