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3

小節婆媽,大節潚灑

前日,拜托舊拍檔如有空的話,請給我電郵一份學堂職員名單,及看看甚麼時候順道過來的話,替我把書送給學堂各手足。大概上次教訓過他應承了的事情不可不了了之,放下電話,名單便到手,當晚他便驅車過來取書,我交帶人人有份,請他依我書上題贈分送各人。他說我總是這樣週到。學堂是我職涯最後的娘家,總不能厚此薄彼。相聚大半小時,少不免又囉囉唆唆著他要上進多用功。次天清早,便收到幾個同事來電,道賀兼答謝,這個小伙子今回也不賴,果然勤快了許多,孺子可教。

昨日續與友人在電郵談近日天災,老友說:沒有心情對待任何事,是平生為中國第二次痛哭,上一次當然是六四,但上次是充滿恨和懼,今次是滿有愛和信。...我們的下半生會否從此懸繫中國?我答曰:愛和信,也為中國成功去妖魔化,只是代價大得過份了一點。不知是否近日都在修煉更勇敢面對,昨日做tree post時,竟然合上眼仍站得那樣穩,從來未嘗如此。

今早,又補充了一段:我覺得可能是試過離家出走之後,人真的豁然開朗了,真箇小節婆媽,大節潚灑(應加“了一點”在後面)。下半生計劃如下:一個中心,三個基本。一個老人中心,基本生活,基本娛樂,基本消費。有興趣請早報名,給你天字第一號會員number,永久免年費。

當日離家出走,本是一時權宜的下策,怎料卻變成十載難逢的上策,時也,命也。

當婆媽處還須婆媽,當潚灑處便得潚灑。

老友還說:我開始相信,明天,或許真的會更好。

真的,婆媽也好,潚灑也好,明天會更好,只要相信。

6 則留言:

匿名 說...

從五月十二日開始,我一直在看你的網誌,想看你對五一二天災有何'敢'想,因我認為,一個喜歡寫作的人,必定對這生命無常的悲劇或災難,表達一下個人'敢'觸.但令我有兒失望,你仍然愛談你自己的鎖事.請原諒我直言,這再一次讓我知道愛寫Blog的人大多是自戀狂.我今早聽風騷快活人梁思浩的獨白,他說他最近在自己的Blog放了一張自己的相片,被朋友在他的Blog回應說他不應在這個國殤的時侯放一張笑的相片.他經過反醒,覺得自己亦是不對,於是將該相片刪除.
我想,為何你的讀不給你些少意見?所以我終於也忍住了.如有冒犯,請勿見怪.

匿名 說...

匿名者︰

一個喜歡寫作的人也應該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人,對嗎?我們不是甚麼九流時事評論員,不需要有理無理人云亦云的吹噓叫囂一番,亦無必要下下要分享甚麼「人生無常」「珍惜眼前人」這種阿媽是女人的道理。

如果硬要發表偉論,我會說在報章上看到成都人在地震的頭一二天露宿街頭,有人圍在打牌,我就真的覺得他們,用北京的俚語,很「牛B」,面對不可測的未來,先要戰勝恐懼,有甚麼比當它無到更讓人看到普通人的智慧呢?誠惶誠恐戒急用慎這些口號留給政治家吧,中國的老百姓自有他們卓越的智慧。

朋友,當別人努力去恢復正常的生活,而我們自以為是的盲目拘泥在小節上,我實在看不透有甚麼意義。

別看別人的網誌了,有甚麼想發表的,自己動手寫吧。這樣犯不著冒犯人,也不怕被人冒犯。

kitty
ps 我不是網主的讀者,我是她的mentor.hoho

匿名 說...

一個喜歡寫作的人當應該有獨立思想的。但一個不喜歡寫作的人亦是絕對有獨立思想的。不錯,每個人有自己的獨立思想,但價值觀往往因人而異。網誌既然登得出便不能禁止任何人去看,任何閱讀別人寫作的人普遍稱之為讀。一個老師閱讀學生的寫作都可說是學生的讀,並不是每每皆是審閱學生的功課,真的泛不無時無刻將級數分得這般凊楚。
一般的人總喜愛被奉成,但往往不容易接受批評。我再一次明白不能強對別人抱有任何期望,因為希望愈大,失望愈大。有一句話說得很對:道不同不相為謀。

匿名 說...

呵呵,阿讀者你其實想講咩呢?係踩完人見人唔聽你支笛就無癮離場?不過,我絕對支持你說的「不能強對別人抱有任何期望」,是啊,三唔識七,為什麼要別人肩負自己的所謂期望,然後就大搖大擺大條道理躲在暗角指手劃腳呢。互聯網就有這種他媽的好處。

kitty
ps don't worry joyce, no more response.

匿名 說...

兩個意見其實是寫給網主的,但兩個回應均不是來自網主,是誰躲起來呢?
讀與網主並不是「三唔識七」,但與Mentor就的確是。所以得來的回應真箇是「九唔搭八」。負面及粗俗的句語盡出。
究竟是物以類聚,還是還諸赤呢?
曾經有一個讀很多書的人告訴我說:愈讀得書多的人愈是小氣。往後我對這話得到很多的証實。是否真的文人多大話呢?
讀雖然不是讀很多書,但不竟亦是個斯文人。
讀閒時很少寫作,但當執筆時仍謹記要書寫正面及禮貌的字眼。
原本與網主相識了一段時間,但因彼此活在不同的世界,思想各異,各走極端,成了「三唔識七」的陌路人。可惜!可惜!

joyce 說...

出門在外十又三天,手提電腦沒有九方,第一個留言未克回應,回家始發覺看官們爆出火花來,在下卻忽爾像變成了網絡公共知識份子+縮頭膽小烏龜王八!

好!

打開積存的亞洲週刊,封面篇筆記標題為:開放的社會沒有敵人,借來挪移一下,來個:

開放的網絡沒有不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