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9

偷得浮生平日閒

Tony大假又沒頂,昨日難得取了一整天假期,問我有甚麼節目。這兩星期被那份“創意工業與文化研究”的學期作業折騰夠了,正好放自己一天假。

清早約了朋友早茶,我倆走進茶樓,即時把茶客平均年齡拉低了一點。和友人風月無邊的聊了兩個鐘,跟著伴奶奶到石峽尾覆診,忽然想起創意藝術中心入伙了一段時間,大概也是時間去看看。送了老人家回家後,我們踱步十多分鐘便到了。上一次到來,是隨老師到這裡替這幢舊工廠大廈做改建前記錄,此刻卻是眼前一亮的新景象。很多工作室還是空空洞洞,有些已有東西遷入,但沒有人在。我們由頂樓逐層看了一團,走了好幾層,看到一個工作室專門做二胡,好像曾在那裡已看過介紹。我們在看門外的廣告,有位白頭伯伯在門內跟我們打招呼,然後過來把門打開,請我們進去參觀。

內裡寬敞陳設簡單,他介紹他的手製二胡,跟著拿幾個拉給我們聽聽不同貨色所發出音色。隨口問他有教授學生嗎,他說百多元一課,一課四十五分鐘,又拉雜談了一會,老師傅拉出兩張凳,著我們坐下,然後一人派二胡一個,逐個教我們怎樣放好二胡,然後弓要怎樣拉,我們就這樣何車何車了好一會。老師說我拉得不錯,比Tony好一點,我當然實大相瞞,招了中學時學過幾個月小提琴。

老師傅拉了一段梁祝,又拉了一段Long Long ago,然後告訴我們,可難可易。大家又談了一會便告辭了,這個早上無端獲贈了一課雙人二胡入門。

離開後信步走到大埔道,一間老表行的五折六折減價招紙吸引了Tony停步,店內幾位伙計都上了年紀,介紹不特別殷勤,卻很有誠意且友善,介紹手表同時,也介紹他們這間過半世紀的字號,原來經理由十七歲起替這店老板打工,一做便是四十多年,另一位也做了三十多年,他們說,幸好是自置的舖,才能維持經營,他們都在讚老板好,很照顧他們。雖然我們都沒有多一只手表的需要,還是一人買了一只瑞士名表,所花不過二千大元,真箇街坊生意。

戴著情侶表得意走出店門,又到午餐時份,我說去据扒,Tony說飲茶可歎報紙,結果,大家在扒王之王歎報紙。午餐過後,已近三時,他去練習場打球,我回家做功課。

回家打開電郵箱,覆了幾個電郵,又是近黃昏。

功課,還未到dealine,暫且再拖一天。

3 則留言:

匿名 說...

咩你好似口述歷史上左身咁架,行街都要去間百年老舖,我驚同你有代溝呀。

kitty

joyce 說...

那天被關在紅館,一個下午就在聽側田、張敬軒、Fiona採排...一句都未聽過,到了晚上正式表演,仍然不知他們在唱甚麼。

這才是代溝。

匿名 說...

傻啦你,我夠聽了崔健17年,到而家都唔知佢唱咩啦。

ki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