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7

開放的網絡沒有不是朋友

每個人都有自己記錄和記念的方法。

每個人都有以為可以令自己和世界好一點的做法。

每個人對別人的方法和做法都有自己的看法。

出門外遊前,忽然心血來潮,重讀了朱自清先生的背影一遍,距離上一次認認真真的讀,也有三十年光景。今次這一遍,自是另一番感覺。原文寫於1925年10月,載於11月22日的《文學週報》,朱自清寫此文時,經歷了些甚麼?北京發生了些甚麼?當時,他大概沒想到會收在初中的課本,我們十二、三歲讀這課文,有多少個孩子會真的明白一個二、三十歲兼且老成持重青年的心境?當時又怎生曉得,除了課本所載的主旨和詞語解釋,原來,字裡行間還有很多細味之處。

今次江南之旅,在揚州與朱自清故居只數街之隔,竟未能信步一訪,多少有點遺憾。

人在旅途,沒想到會有讀者留言,苦無回應之法。日遊園林水鄉,夜看CCTV新聞,所到八方,都在增援,還是那句,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發國難財的,遲早有報應。

一連兩天沒看郵箱,回家整理外遊期間積存的二百多個電郵,最火的,當然是blog上那幾個讀者留言。

Blog的妙處,就是打開門口不是做生意,你愛來便來,不來便不來,來與不來,大家不吃虧。看官留言,匿名也好,署名也好,都是交個朋友。

開放的網絡沒有不是朋友。

文人大話多的是,背景、主旨的陳述和詞語解釋偏偏不是文人的份內事,人家愛怎樣理解,管不了。

3 則留言:

匿名 說...

說得真好。

kitty

joyce 說...

名師出高徒是也。

匿名 說...

我以為自吹自擂過癮,原來互吹互擂仲爽。
哈哈哈。

kit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