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3

我們的老崔和老羅

老友吉蒂生日那天在Facebook說在聽老崔,很high(她的原句忘了)...,我給了她一個Message:
Birthday聽10多年前的老崔and feel high...it's so content and romance...happy birthday!

未幾,收到她的回覆:
都唔知點解突然諗起崔健的《花房姑娘》,然後發覺完全唔記得歌詞,於是就找來聽,一聽就不可收拾,17年前上廣州聽他演唱會的感動重新浮現,他媽的攪到我整天都情緒高漲,然後上網知道今天他在成都開演唱會。真的,他裡頭的音樂讓人有充滿力量重新上路的感覺,好正,好 positive. 他不會給你答案,但讓你有不孤獨和共鳴感,我希望自己的文章都可以這樣,就無憾了。

文化人即文化人,無憾,也來得有型過人。




早幾天飯聚,提起她的老崔,自然也提到我的老羅。

當年初出茅廬,住在南華甫的金字頂破屋,屋漏兼逢夜雨的日子,卻捨得買近萬元的Kenwood。躲進小樓成一統,天天晚晚輪流在播羅大佑的《未來的主人翁》、《之乎者也》、《閃亮的日子》,彌補了很多困乏。

席間,吉蒂說找不到羅大佑的碟了,回家在Youtube找了幾首給她頂頂癮。



亞細亞的孤兒

風中哭泣
黃色的臉孔
有紅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
有白色的恐懼
西風在東方
唱著悲傷的歌曲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沒有人要和你
玩平等的遊戲
每個人都想要你
心愛的玩具
親愛的孩子
你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尋
那解不開的問題
多少人在深夜裡
無奈的嘆息
多少人的眼淚
在無言中抹去
親愛的母親
這是什麼道理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黃色的臉孔
有紅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
有白色的恐懼
西風在東方
唱著悲傷的歌曲

多少人在追尋
那解不開的問題
多少人在深夜裡
無奈的嘆息
多少人的眼淚
在無言中抹去
親愛的母親
這是什麼道理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不知何解,今天整天就在哼亞細亞的孤兒。

2 則留言:

匿名 說...

但老崔說他其實最怕唱回自己的老歌,因為已經沒有當年的激情,《花房姑娘》收錄在他1989年的第一隻大碟裡,距今差不多20年了,不知是創作人繼續先鋒開拓新天新地,還是像我這般跟他走到這刻的歌迷眷戀舊時光境原地踏步,但你要我擁抱他新寫(2005?)的《紅先生》或《網絡處男》(!!),我寧願撼頭埋牆撞聾左。

老崔不認老,那理所當然,只是47吧,但他出道時寫歌講感覺,現在則憑觀察,可以感動同輩人嗎?他要努力去跟新一代溝通,出動埋卡通MV,睇見就想喊。

舞台是個催人老的鬼域,還記得幾年前一起看羅大佑的演唱會,他那種喋喋不休沒完沒了的正正是恐懼被淘汰的表現,因為不知道明天還有沒有黎明,我只能大叫他收聲專一唱歌。

所以還是李宗盛聰明,走到北京去「造琴」,讓人去細味他的「寂寞難耐」。

kitty

joyce 說...

半醉扮羅大佑唱: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最經典

怕且大家到了七老八十,聽來聽去,唱來唱去,還是那堆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