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2

做housewife,真係要夠薑

詩萍萍基金董事會,休會一輪,昨午重開,報告業績,少不免費一番唇舌報導出走少婦的故事,逗得兩位董事甚樂。

席間提到我在看完《小腳與西服》一書,大家竟由徐志摩說到郁達夫,瑪姬說當年看《沉倫》(讀者來涵糾正應是《沉淪》,見下意見)幾乎要漚,這話題,肯定比絲襪奶茶擁有更深厚的文化遺產意識。注定大家就算穿最潮的衫、剪最潮的頭、吃最潮的菜,還是沒法去掉七、八十年代少女時期注入體內娘娘地的文藝情感。今天的少女,廿年後,可還會閒來無事說到徐志摩與郁達夫?

今夜回家車程上續看《讀史閱世六十年》,書中憶述諸師友,一時俊傑,在四五十年代前後幾年間,歸國與不歸國的決定,成了半世紀命途和生死的迴異,今天看來,仍是觸目驚心。

抵家後檢查電郵收件夾,見到瑪姬回涵:
看罷兩序,知道無才小女子如我一定要掏腰包一買閣下之大作 --- 因為單看序已值回票價。相信內容亦一定不負眾望。

事緣昨天提到kitty姐給我寫的序,我說,若我的書能賣錢的話,陳總編和馬總編功不可沒,瑪姬說要看兩人的序,我回家便給了她這個電郵:

(請由最底起看)

> Kitty Ma寫道:
> 我係你就寫 housewife, 夠薑呀。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 Joyce寫道:
> 職業一欄,寫historian點都高尚過寫politician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 Kitty Ma寫道:
> 所以嘛,歷史從來就是權力的爭霸地,文人的筆就是武器。這陳總編寫得不錯,正氣而不迂腐,配合你本書的定位。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 Joyce寫道:
> Dear 馬老總,
這是出版社總編輯陳文威給我寫的推介,放在封底外頁:

人們常說要吸取歷史教訓,有的時候,甚至會說得興高采烈,然而,歷史的面目是甚麼?還歷史真面目,從來都不是一樁輕易的事情,縱使不過是歷史一角的勾沉,亦得花上很大的力氣;在一個商業都會做這樣的事,更是吃力不討好。然而,本書的作者默默地做了。何仲詩鑽進了史料,做了大量比較、求證和判斷的功夫,還一把抓住了「口述歷史」的機遇,為歷史寫下了重要的一筆。

香港監獄,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符號,它經歷了殖民地時期和戰爭時期,種種的做法,其內蘊的文化和思考,今天讀來,也不免教人低迴再三;其不同層級操作者的取態,亦足堪咀嚼;被囚的人,例如六七暴動的「左派」,例如犯下大案者等等,他們的行為模式,通過作者精確的「白描」,讀者得到的,是一個很大的探索空間。
風雲背後的真義,歷史的偉力,就在這裏。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Kitty 的序:


當時只道是尋常。

何仲詩說要出書,咱們在傳媒耽過好些日子,以為對市場運作了然於胸的智囊忙出點子,從美國電視劇《逃》,上溯到20年前Maria Cordero咬牙切齒青根暴現的唱「人生於世上有幾個知己……」,力陳一定要有戲劇性,要有料爆,要有秘揭,最好有名人,還要唔覺意順帶小小性愛和暴力描寫,唔係搵鬼睇。

謝天謝地,她聽不進去。

她那種以比較正常的聲音來敘述歷史事件,一路讀來,竟讀出個興頭來,也不知是她中文功底好,還是歸功於那班被訪者「有料到」,須知道學術文章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如何在仿似閒話家常的口述歷史中不作無病呻吟也不曉以大義,考的是識見和人文素養。歷史人人有份寫,這裡有個皆大歡喜的結局。

透過本書,我知道在香港淪陷時,日本人把重犯帶到大浪灣砍頭;五、六十年代的監獄管理是讓打架生事的犯人打到某時某刻才制止,見到犯人包裝白粉也不能每次檢舉,因為外籍幫辦怕煩怕寫報告;最後一個問吊的並不是一直以訛傳訛的三狼案犯人;當年獄警工餘流行上舞廳,香港區的去六角飯店的仙掌夜總會,九龍區去漢宮, 二時多至五時的茶舞時間收三塊錢……

以上的舉例若引導讀者集中在某方面的聯想,我只能借助已故監獄署署長樂文的回憶錄所說「除了傳媒專愛揭露監獄各種骯髒的事情,我們還有另外一面」作回應。對不起,嗜血本能,戒不掉了。

尋常人物不尋常事,本來就是歷史起承轉合的脈動,12個人平實的交待半生事蹟,香港故事就這樣一點一滴的累積起來,如此真實,如此久違。

馬少萍

*題目借自清代詞人納蘭性德的《浣溪沙》


再回味kitty姐“我係你就寫housewife, 夠薑呀”兩句,寫,唔使夠薑,做,真係要夠薑!

我書自序最後一段:

最後,亦是最要感謝的,便是外子盧貽堅,沒有他這些日子來默默的、無底線的支持,我想我不會如此愉快地完成本書和繼續學業。

其實還要感謝家傭Florencia,沒有她全力擔起一個housewife應該做的家務,我實在不會如此寫意地過全職學生兼職主婦的日子,全職housewife,真的不夠薑!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唔單止夠薑,仲要夠金。
要有個夠金兼錫老婆的外子。

另,大作家,那是《沉淪》,不要寫錯。
是吉蒂說的,瑪姬當年掛住拍拖,話之你沉淪定沉船。

kitty

joyce 說...

多謝指正。

但願有日夠金請個細心謹慎的小書童,專門替我文章出街前執錯字別字,此乃蝦人之不治之症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