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3

局內有情人

這星期連氣做了三個訪問,白天帶來的興奮,竟伸延至晚上,不是久久未能入睡,便是半夜醒來,輾轉至天亮。

星期一,兩個訪問上下午各一,先是訪問戰前已入職老人家,他記憶力特強,說起監獄的戰前戰後事,精彩動聽,解開了我一直追尋淪陷時犯人情況的疑團。下午的訪問,有如一幕廉政風雲重演,老人家憶述他和譚保禮的二人單獨對話,觸目驚心。昨日約了舊日上司,相較前兩位年輕得多,談起近年的人和事,要待關掉錄音機後,才是最精彩處。

前夜,放學後趕赴一位同事的退休宴,雖從未在公事上跟他合作,但十多年來,每次碰面,他都是和靄可親跟你打招呼,當晚臨近散席,各人逐一獻花和擁抱,場面最是感人。我跟他說,單憑此情此景,便知他這三十年來真的沒有白過,他面上仍是溫柔的笑容,目光有點濕潤。

前後做了十個訪問,大家想起當年,有津津樂道處,有嬉笑怒罵處,處處總是情之所在,當然,問的也得是個局內有情人。

昨夜思考了一整晚,終於明白為何靚老編kitty姐已放棄和我爭辯出書一事,她說的市場是個現實的商業市場,我想到的,不過是一小撮撫今追昔,說著共同語言的過來人。

1 則留言:

kitty 說...

市場這個定義其實很吊詭,最近流行的「長尾理論」Long Tail 就是指只要通路夠大,非主流的、需求量小的商品「總銷量」也能夠和主流的、需求量大的商品銷量抗衡,但先決條件是,你掌握的知識和技術必須都要上得了檯面而不是一知半解的。

於是所謂大眾小眾的分野,在這個脈絡裡便變得不是主宰的關鍵。問題是你如何在局內人與局外人間取得平衡,如何讓所謂小眾的共同語言變成大眾有興趣的話題,發展成引人入勝的故事,才是重要。

寫作人有時未免要精神分裂,要自己過癮之餘,也要站在讀者的立場去看,所以我註定當不上藝術家,那些高高在上傲視蒼生的清流。我只能在濁水中渾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