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06

高貴,貴在不貴

距離上次發佈,已是超過10天了。

過中曾擬文三篇,一篇題目是辟榖九日談、一篇是LOHAS vs LOVOS、一篇是華富之女,都是寫了開首幾句,便停了下來,蓋有待也。

到了昨夜從一年一度的Officers' Annual Dinner 歸來,再也按耐不住,不得不先來個自我感覺良好的記錄。

是夜,換了眷屬身份進場。第一次不用穿著米色三件頭官方禮服,沒有了膊上的官階徽章,換了那件買了多年穿過數次的百搭黑底織銀線暗花連身及膝裙,一幅姊送的棕色喀什米爾羊毛圍巾,一雙甚少穿著的黑色漆皮二吋半高跟鞋,配襯一個買了多時方才初用的國產黑膠片晚裝手袋,和從朱義盛藏品堆中找來的一套金色項鏈連耳環,一身穿戴最值錢的,是無名指上那只媽媽送的足金鑲方古玉指環,就是這個樣子,挽著Tony的手步入會場。

碰到相熟的同事,第一句都是說漂亮了、高貴了這麼多之類的客套話,我卻不客氣照單全收,笑著回答,用了好多錢才有這個效果。有些聽了後不明所以,還要追問是何種美容新法。

回家後看是夜的照片,很滿意。最滿意的是,除了午間給了Flor五十大元,請她替我買她剛試用過的染髮劑,替我照做一遍,此外,便沒有花過分文。

若說高貴,貴在不貴。




至於所待者為何,有待下回分解。

2 則留言:

J. Wilson 說...

I really like your name for your bar. It is very creative.

If you get a chance, check out my blog at eight-thirty.blogspot.com.

joyce 說...

thanks for the nice words and introducing a nice blog to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