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7

from fotanian to tuenmanian

星期天的上午的活動從出發開始便充滿負面的觀感。

但到了下午,去火炭看open studio,卻如玩野外定向般興奮。碰到了七、八、九十年代的師兄弟姊妹,也有最近才畢業的千禧代。由三時走到近七時,每到一室,只要知道是系友的,便有莫名的親切,跟他們拉拉雜雜地談,感覺良好,他們擺出來的是甚麼倒是其次。我想,只要堅持和無視認同,自有自己的作品。最終一站上華聯,碰上呂振光老師,他一見我便叫出我的名字,還送我兩書,我請他簽名,他先題仲詩存之,服了。二十年不見,還能寫出學生名字的老師,實在有情。


星期一詩萍萍基金董事會議,我說起火炭之行,愈說愈興奮,瑪姬說要看看,kitty姐在旁撥冷水,說我總把自己的東西混到別人的東西裡去,還是不能盡信,果然一語中的。

這一夜回家,我想,有一天會出現tuenmanian。

9 則留言:

kitty 說...

為什麼不是 joycehoian?

why don't take the lead?
why just follow others?

Can To 說...

係呀,拿點膽量出來,做個先行者!

joyce 說...

都是名稱吧了。

說完便當是做了,正是 joycehoian 的風格。

的確是先行者,one and only one.

kitty 說...

行先瓜先,
如果唔係,企埋一邊.

聽我講,一於做好本香港監獄風雲史,包掂.

我–撐–你.

Can To 說...

If you need a film production team, count me in! We have many professional man power here! Don't just sit and talk, take action la!

joyce 說...

好!

片名:半部

這是對我的dream movie 八部半致敬。

但要出書先,怕kitty姐撐到謝。

kitty 說...

你定,我芳華正茂,有排盛放。

片名不如叫慢半拍,向自己先致敬吧。

joyce 說...

不如叫

慢半拍 - 先行一步。

致敬之姿態更高,弔詭之意更濃。

kitty 說...

似墓誌銘多d 喎,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