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24

三個自負女人的一頓維港自助午餐

又是一次沒有目的的聚會。

盧太、瑪姬和吉蒂久不久便要這樣聚一聚。

星期四中午,窗外是灰濛濛的維港,窗內是三個自負得很的女人,縱使表達方式不一樣,程度卻不相上下。

是日話題漫不經意講到石硤尾工廠大廈改建成藝術村,大概是美食當前,沒有提到肥局長。回家想起,原來指指點點文化政策的話題,沒有了肥局長,趣味大減,太嚴肅了便不過癮。

我告訴她們正用我們三人名字投資了一個文化基金,煞有介事似的。不打誑,每期供款兩大塊的六合彩是也。

我說六個號碼是我們生日的日子,所以叫詩萍萍基金。瑪姬真夠朋友,說有點像藝術家的名字,我本覺得像舞小姐的藝名。

回家後,意猶未盡,在答kitty姐的電郵時又補充了一些:
坐在維港畔的午餐很愜意,三個自負的女人歎lunch buffet,講香港文化政策,我真的在寄望有天詩萍萍基金早日收成,讓我們指指點點一班有看頭的靚(young or handsome in this context, up to you)仔去玩,不用proposal,不用discussion paper,不用minutes,不用progress report,只要有talent 和 passion...

既已過了落手落腳的階段,便要化,說幾句便讓有勁的人去玩個痛快。只可惜,我們不在建制內,當然,在建制內,便難維持這樣的潚灑胸襟了。



伸延閱讀
民政事務局長為創意藝術中心揭示建築設計
覆何局長的家書 問題是你覺得無問題

6 則留言:

kitty 說...

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自負,充其量是自信吧。

詩萍萍,愈看愈是個舞女名字,用來養文化人,簡直襯到絕,呵呵。

joyce 說...

在電影裡,舞女養的文化人大半都是反骨的。

kitty 說...

反唔反骨你都咪駛旨意佢地有咩回報俾你啦。

joyce 說...

斷估都會幫你寫番篇感人熱淚的悼文,從此不拖不欠。

文人多大話,特別係反骨個種。

Maggie 說...

根據當日討論,寧願做舞女都唔做香港文化人!

kitty 說...

而家仲有無舞女呢個 term 架?
好似天星呀、啟德呀、大牌檔呀一一消失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