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1

真理越辯越不明

又一次無心認插柳,學習轉入一個新的階段。

上了兩課先秦道家研究,除了課題的學習,最大得著,是老師說研究生課程基本上不用抄甚麼筆記,老師所講的,不過是引起學生的研究興趣,也不一定是對的,對,廿年來都不抄筆記,就是想不到這樣一個堂皇的理由。

老師說到老子的辯證法,課堂上有兩位精於此道的同學,起了一番激烈辯證,他們由蘇格拉底辯到黑格爾,又肥又瘦,又非肥又非瘦,老師也忍不著說幾句緩和一下氣氛。人到中年,還是這樣火,看來還要修煉修煉。忽然想起太對不起已病故的陳特老師了,當年修讀老師的西方哲學史,整整一個學年,至今還是弄不清楚在西方哲學思維裡,甚麼是真實,甚麼是存在,但至今仍印象猶新的,是他在講康德時說,康德的一生從未走過從中大到紅磡火車站那麼遠的路,時至今天,每每沒法遠遊,我都會想起老師這樣介紹康德。

回家後看到kitty姐的咸魚論,不由得按照所學辯證一下,那隻貓不愛吃魚,咸魚是魚,貓也愛吃咸魚,男人像貓,男人也愛咸魚......

最後,在google搜查陳特老師,沒法想到神會有這樣的意旨。
疾病奪走了陳特老師的生命.海嘯捲走了他女婿一家三口及二十萬的生命,信仰是真實的嗎?那晚,盧牧師說:「在災難中人與人的相助和無私救援中,我們從陌生人的臉上認出了天父,祂從來也不曾離開過我們。」

耶穌說: 「我就是道路、 真理、 生命; 若不藉著我, 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 ( 約翰福音十四6 )。

真理越辯越不明,不過是信不信由你的遊戲。

3 則留言:

kitty 說...

我大學時修了一張哲學,那完全是拜當年該系在陸佑堂派出金髮綠眼年方30 的Dr Martin拉客所致,最後以D級成績總結我人生第一個遺憾。

對,我恨透哲學(幸好還未導致對靚仔產生歧視),那些所謂的詭辯,到底有沒有解決人生的問題,還是有意的製造更多問題?

如果男人愛跟美女造愛,死左的美女都是美女,那是否等於…

joyce 說...

咁橋!我修個科西方哲學導論都係D,又都係比男人累,不過這個男人早幾年見佢已是頭髮稀疏腹部脹凸,此人乃小妹初戀情人。當時年紀小,連副修都要跟到實,結果...

不過,如果唔係當年畢業成績差,可能一早去了讀碩士博士,今日做不成盧太了。

道路、真理、生命是無數巧合交織成的,問題是巧合背後可有一個真實存在的操縱本體?

被操縱的巧合又是否真實的巧合呢?

kitty 說...

那不是哲學的問題,牽涉到宗教了,雖然也許有人將宗教歸入哲學一門,而這點我是絕不認同的。

基督教說神賦予人自由意志,另一方面祂卻掌管萬物一切,於是有人問那到底最後人相信與否,都是在祂操縱之下吧。

我不懂有系統的回答,因為宗教說的是「信」和「愛」,好像很抽象,但經歷過的人都知道它比所有感官/物質更真實。對我這種追求真實的人,沒法擺脫「感覺」的真實感認,所以才會那麼容易動怒或動情,當然你也可以說是那跟神經病其實差不多吧。

歷史裡有無數的巧合事件引發世界大事,但我們念書時也要抽出遠因,不然你只能步入宿命的恐懼裡,也不相信世界會有進步的一天,這方面我其實是蠻悲觀的,等於每次看到社會上的不幸事件,只能看著那些事後砲的專家言論作撫慰。

但我還是願意相信好人好事好心得好報的倫理,你對人好,人對你好的簡單人際關係。

在這方面我是膚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