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7

豈能為德不卒

雖說是輕,實在沉重。

原來這裡不設例行挽留,只有例行的問卷和承諾書。問卷是調查你為何要辭職,承諾書是提醒你,若未經批准,將從公事上所得的資料公開,會有被控之虞。

官方對我辭職的回應,就是這樣。當然,近日收到來自各方的道賀和祝願,也證明我在這個圈子著實人緣不錯。

當年在港台辭職,情況相若。那時候雖然算不上表現不凡,也總算年青務實有幹勁,但走的時候,就是沒有人來挽留,卻送我一張 “Thanks for the visit” 的送行咭,有廿多位同事簽名贈言,在他們眼中,我是個快樂的過客。

我注定沒法享受那種拒絕別人挽留的感覺。

走前的日子,竟一點也不輕鬆。這便是受了為德不卒四字之累,還是個顧慮聲名的人,難得潚洒。

這星期公事繁忙,偏偏又患了嚴重感冒,好好打造了十多年的招牌,豈能在末段有失。結果,這幾天,比很多取了病假的人病得更重,還是依時上班。就是怕無端要受為德不卒這一棒。只是,這些窮酸秀才的想法,也有點不合時宜了。目下朝野內外,大官小官,都不計較這些了,他們或許認為做過一點好事,已是揚了名聲,顯了父母,就不計較卒與不卒了。

公,小人也,為德不卒。出自《史記·淮陰侯傳》 ,中學時老師在課堂的講解,已沒有甚麼印象,就是特別記得這一句。

4 則留言:

kitty 說...

只能不客氣的說句︰
幹嗎這麼迂腐?

何必介懷門面功夫,說一句中聽的話︰
公道自在人心,歷史自有評價。

容許我筆下無情︰
在好好念書前,
請先修正個人思維,
真正的道理沒有不合時宜,
古人也不盡是拘泥,
大學之道,
在明明德,
在新新聞,
在至于至善。
阿彌吉蒂

joyce 說...

火速的意見,火速的回應。


歷史自有評價!
你終道出讀歷史的誘惑了。

史馬遷寫列傳其意為何?

若將來有人研究我的歷史,看到我此篇網誌,考據一下當時背景,或會看出我為何如此寫。這不是很過癮的事嗎?

Can 說...

dim ar, 你別忘記這是一份公職,還來自一個高度敏感的地方,不要唉聲唉氣,要唉的事情多的是!

kitty 說...

咱們三好像說著不同的故事,大抵還不是借題發揮,各自表述。這麼多曲筆,要後人還原真相,真是罪過。

ps.公職是沒有錢的,跟公務員是兩碼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