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8

一次不忠 百次不用

在孩童的時候常常撒謊,被識破了,操籐鞭的總是媽媽,而爸爸,總愛在賽後檢討時說: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很慶幸,在高壓興懷柔雙管齊下的家庭教育中長大成人後,終於學懂了誠以待人的道理。雖然有些時候,為了別人好過點,謊還是要撒的,除此以外,則從不能免為其難,苟且胡扯。一則,天生善忘,只有忠於原著,方能免除日後出現不同版本之虞;二則,免卻一旦劇情需要,要用一個謊話蓋一個謊話之苦。

大學修讀西方哲學,老師上課說甚麼必然的真和概然的真,我到今天還是不太明白。正是: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易明,必然的真概然的真難辨。

到了今天,A貨B貨C貨都比真貨更真的年代,貨真價實的背後,原來也不過是一堆掩眼之術,總之,不怕你精,下怕你呆,只怕你不來。

最最真實的,便是自己的血和肉,他們不會對你不忠,你也不可能對他們不忠。吃多了,自然會長肉;吃不夠,自然會餓,假不了。生活和生命,回到根本,就是這樣。

4 則留言:

匿名 說...

一直好奇你寫這篇文章的動機,是你自己不忠,還是發現別人不忠?你不是那種無感而發的人。

kitty

joyce 說...

果然是一個有深度的讀者,看完文章,還要追尋寫作背景、作者生平和文章主旨。

一言難盡,總之,家事、國事、天下事共冶一爐啦......

joyce 說...

敬告深度讀者不用擔心,家事,不過拘拘家傭之事。

其實,有感而發,是我前日早晨親手埋了一堆番薯,那種感覺很實在,相比每日的財經新聞、地產廣告...還有日前看到對救援造假質疑的片段,真實,是多麼實在,又多麼抽象。

匿名 說...

原始的欲望是最實在,但文明卻要我們學會節制,人生到底要怎麼過?

深度(近視)讀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