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1

再忍一會

月前,老師贈他論蔡元培及其事業一書,一直帶著在路上看,看到當中引蔡元培說五四後學生有兩種覺悟,一是自覺學問不足,所以自動用功;二是覺得教育不普及的苦痛,所以盡力於平民教育...能實行兩伴或分占一件,都是不辜負五四了。看罷,本想回家時也寫點蔡元培,不覺便擱下了。

十多天前,看了經濟日報一段題為高山仰止的副刊,文中引述錢穆校長辭職講辭,錢穆以高僧虛雲,蓽路籃縷,每建一寺,便翩然而去,說明了為而不有的精神。把報紙留起,準備記一點感概,也是擱著沒有寫成。

上星期,一個本應莊嚴而歡欣的大學畢業禮變成一齣鬧劇,負責的那位同學做完電台電視訪問,第二天還上了電台烽煙,聽罷,想起當年自己雖愛看新亞圓形廣場的大字報,卻甚少有貢獻,四年唯一寫的一份大字報,現在看來,也是稚嫩得很,那時有位老師因事受非議,我說無論如何,這老位教導我們卻是盡心盡力,可否請同學讓他好好休息一下呢,草稿還藏在舊物堆中。看到這些孩子,比我當年,大概也不見得成熟,本要寫寫心中的沽滴,卻又寫寫改改,沒法暢快。

想來,寫東西也是生理活動的一種,非到了有所不可忍的時候,只是為了培養良好習慣,依時進行,便沒法享受暢快的感覺。

3 則留言:

匿名 說...

大學生本來就應該是稚嫩,就應該是不成熟,應該追求真理追求公義,容許犯錯容許冒犯。聽話不是衡量大學生的標準。

kitty

joyce 說...

...過了兩天,在港大聽了一講座,談到80代,說他們其實很不錯,因為在這樣的環境,還能有如此本質,幹嗎不怪大人,卻去怪孩子。

以上一段,本是我加插文內,未及發佈,給你捷足先登了。

匿名 說...

所以嘛,何用浪費時間去聽甚麼講座,所謂「阿姐精神,點醒人群」。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