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13

半月游走滬、寧、港

自4月份聽畢張老師的講授,開始我們的電郵聯絡,跟著見過兩次面,隨她訪問了兩位八九十歲的老人家。第一次訪問完畢,她說暑假有一個交流團,主要是香港、上海、南京三地念歷史和教育的學生一起學習和討論抗日時期的歷史,上海和南京的負責老師都是研究抗戰歷史的專家,我即時把報名表填妥交回。


第一天 - 原來是個娃娃團
7月30日清早在機場集合,未出發先擔心,一行20人,除了張老師、我和一個中五生,都是準老師了,卻像是青少年暑期康樂團,回來我告訴同事,一定要去家長日,看看孩子的老師是否也是個孩子。

帶著疑惑與盼望,到了上海。是夜集齊三地學生,原來三地孩子的成熟進度相若,一宿無話...可說。

第二天 - 還要再說多少遍
早上請來一位慰安婦親身講述,她激動來得有點純熟,不是不尊重,正是因為尊重,才有合理懷疑,她說她一直不想再提起,是她兒子鼓勵她要向外界說。過程完畢後,內地的老師給了她一個信封...。

第三天 - 終於到了多倫路
四行倉庫和摩西會堂-猶太難民紀念館,相信若不隨團,再到上海10次,還是不一定會去。那裡有謝晉元八百壯士的激烈,也有何鳳山舒特拉式的義舉,看畢後帶著略為沉重的心情打的到多倫路。
自從見過多倫現代美術館的報導後,便很想看看這個館是甚麼回事,賣門票的說當日只得一層有展覽,說不值門票,不過,他讓我買學生票,RMB5元,見識見識,很值很值。在裡面書店看到劉國松老師的書冊,很親切。
隨後在多倫路由街頭走到街尾,每間公館都拍了照,又是文人情意結。

第四天 - 百年老店與上海老站
上午到外灘,上海市檔案館很不錯。
我沒有隨團到城隍廟,走到福州路,兩旁都有很多保留下來的建築,又很多不同的書店,其中一間買的外版英文書,只是美金價錢的兩倍,但收錢員說這些不是特價書,加兩元辦會員咭再打88折,太興奮了。
逛完書店到百年老店吃了一客排骨年糕,才8塊,午飯後開始頭痛。
帶著頭痛走了整條衡山路,到了徐家匯,雖然越走越頭痛,還是了到老師介紹的上海老站,一個人過上海最後一夜,吃了三個冷盤、一個炒菜和一兩個甜品。吃,畢竟是要和朋友一起做的事。
一回學校宿舍,嘔吐大作,面上出了些紅疹,太便宜的午餐,太豐富的晚餐,加在一起,變成輕度食物中毒。

第五天 -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
從上海到南京4小時車程,路上在消化幾天來的活動,老師安排的項目都是意義深遠,但同學的參與卻像可有可無地到此一遊,老師的風範和學生的表現竟不是因果關係,教育兩字,談何容易。
多個女孩都不想住安排好的學生宿舍,老師問我房間怎樣,我說像我出來賺了這麼多年錢的人也能夠接受的,也可以吧,老師說我很flexible。
下午兩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的現身說法,老問題又來了,其實很怕用批判的心態聽別人的故事,這些悲情已重複了多少遍,還要重複多少...。

第六天 - 槳聲燈影和六朝金粉
早上走了多個南京大屠殺遣址,下午到南京航空烈士墓。步上墓碑時,有點被觸動。
老機師烈日當空在講當年時跡,女孩都在打傘撥扇。
晚上遊夫子廟秦淮河,只見槳聲燈影KFC和六朝金粉麥當奴。幸好有孔門第73代子孫搖著紙扇在江南貢院跟我們說科舉,是晚還有點雅趣。

第七天 - 闊別中山陵20年
當年大二上中山陵確是有想哭的感覺,20年後,不知是人大了或是人多了,感覺也淡了。是日雙休日,不少爺爺奶奶萬般呵護小孩在陵園嬉戲遊玩,也罷了,偏給我看到一個四、五歲小孩,一手拉著奶奶,一手拿著玩具機關槍向著棺柩掃射,我一個箭步上前阻止,但還有千千萬萬只生一個好、三代單存的孩子...。

第八天 - 英雄還須出少年
早上是上海南京行程的總結檢討,多個學生發言都甚有水平,也談到要老人重複口述是否人道、用甚麼態度將抗戰歷史傳給下一代…,真奇怪娃娃怎麼一下成熟起來。我技癢要訓人了,禁不著搶咪說了幾句:將來大家都是老師了,請大家多點思考尊重兩個字,集合時尊重別人的時間,聽講時尊重講者的感受。不禁想起小友們,我們總算一起努力過。

第九天 - 回到學堂
回到學堂倒數回到學堂,20個工作天。

第十天 - 資料搜集
學生到港,我要上班,但不忘思考和搜集資料。

第十一天 - 繼續資料搜集
學生西貢實地考察,我要上班,唯有在網上考察。

第十二天 - 仍然繼續資料搜集
學生到參觀博物館,我要上班,唯有參觀網上博物館。

第十三天 - 遲來的高潮
下班後立刻趕住開會,是夜學生討論激烈,主持討論的孔先生整晚都在說:各位同學各位同學,可是各位同學整晚都沒有靜下,一位同學說,這討論會其實應該在開始時舉行,此言甚是。

第十四天 - 香港有多少人關心抗戰歷史的教育
是日公開講座,但入座的都是活動相關人士,下次要情商瑪姬義助公關策劃。

第十五天 - 香港抗戰歷史重溫
帶著Tony一起來個香港抗戰歷史半天遊,他說在香港活了50年,第一次這樣去了解香港抗戰歷史,我也是一樣。


三地行程完畢正是香港重光記念日前夕。

3 則留言:

kitty 說...

「其實很怕用批判的心態聽別人的故事」。

但歷史本就是要來批判呵,不然我勸你
還是回頭是岸吧。

kitty 說...

「其實很怕用批判的心態聽別人的故事」。

但歷史本就是要來批判呵,不然我勸你
還是回頭是岸吧。

Aresma 說...

用心分享,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