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5

Long for Long Island

昨日晚餐,Tony又提議去歡樂火鍋,出嫁從夫,30多度高溫也一於奉倍。回家方知是日大暑,加上連日來已啃下不少難啃之事物,飯後頓覺混身不舒暢,折滕了一日一夜。幸好Kitty姐前日來電郵大呼快要吽死,約了今日黃昏happy hour,席間又電Bessy如果吽逗家中,不如出來一聚。結果三個近日吽氣急升的全新組合,也頗有娛樂性。我兩輪長島後,暑氣全消,卻有勞Kitty 及 Bessy 兩位亞姐清聽了,事關近年酒量日淺,飲少輒醉,而言又最多。

行於所當行,止於不得不止,實在久違了。

回家後e-mail kitty姐謂:
本來是夜是你講我聽,結果本末倒置,見諒。...請恕是夜酒淺失儀。

不消半句鐘,Kitty 姐回郵謂:
何須分誰聽誰講,探戈也是要 2個人才成一台戲吧。
一句勸勉︰順心而行,及時行樂。
活了40多年,要的其實這麼簡單。

是夜酒歡人散之時,清醒如吾姊Bessy 也必有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之感!

但少吽人如吾三人矣!

1 則留言:

Bessy 說...

文人真是多感想的,吽吽痘痘三人行都可以寫一編文章,佩服.
但對不起,我沒想到"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只想到你在吽的時候不用在家與妹夫對吽也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