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19

所以,我就是愛他

昨夜,電台把他在網上論壇的留言讀了出來,他雀躍了一會兒,他是這樣寫的:


香港最可愛的地方是每人可發表一已之見,但不是偏見。不知那些學者有否出席昨天的遊行,如有的話,是否目擊警察憑咭放人?若在現場,有否站在韓人與警察中間作調停?我並沒有在現場,都是從電視及報刋得知當時情況。不知學者們是否和我一樣?都是道聽途說。但電視劃面及報刋所報導的並不是憑空掐造,是確曾出現。我認為警察行動是應該的,我以他們的表現為榮。作為紀律部隊一員(不是警察),我亦有參與籌備MC6,早期我亦覺得是香港部分人士好大喜功,不應自找麻煩。但事實証明我錯了。在MC6期間,我得知並看見受影響國家國民的苦況,給我們在各方面上了寶貴的一課。作為東道主,政府做得很好,香港對國際的承擔是應該的。反而我覺得香港是最終的得益者,無論在籌備、保安及其他配套上都獲益良多。這些經驗不是用錢就可以買到。

在此,為香港未來,我很希望大家都採用正面、積極的態度來批評及監察政府運作,不要雞蛋裡挑骨頭。那就是香港之福。

(千禧論壇>討論題目:世貿風雲變, 有何感想? )



我們的生活,一向平淡簡單,飯間睡前談的多是公事新聞,少有刻意安排的浪漫,如是者便過了十年八載。

這樣超穩定的關係,終於,也要依法註冊了。

當我用"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為題,給吧友電郵通知當日詳情,

Kitty 指:
主旨這麼冷淡,文筆這麼抽離,教人不知如何應對呵。

老虎話:
半年前飲咗一餐, 今天收到官式通告一個行政需要的婚禮,然後再等待半年後將有個正式行禮,次次都話未曾真箇,不必送禮,摸不著頭腦,混沌混沌......

近日問他,是否已準備好,他說心理和生理都已作好了準備。

我卻不知是感染了輕微的婚前恐懼症,或是對媳婦的身份,有先天性敏感。

不過,相伴一起走餘下老病死的日子,早已無反顧了。

他常因公務在家不安。記得多年前,他因事未能處理好下屬的評核,多番怪責自己,最後在休假期間,也要親自把事情弄妥,不欲影響後輩前程。那時,不期然想起歐陽修瀧岡阡表寫母告之其父“施於外事,吾不能知。其居於家,無所矜飾,而所為如此,是真發於中者邪!嗚呼!其心厚於仁者邪!”

所以,我就是愛他。

1 則留言:

kitty 說...

so sweet, joyce. this is love, not perha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