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3

吹水的藝術

「吹水」一詞,不知其出處和年份,依稀是十多廿年前在船民中心工作時,同事們便已常常掛在嘴邊,有時解作聊天,有時解作胡扯。

吹水是一門學問,也是一門藝術。

有些天生愛吹水之人,不論對手,不理好醜,不辨善惡,反正就是那種「吹水唔抹嘴」的胡扯德性;有些講究一點的嗜吹水之人,生疏可以不論,話郤不可不投機,所謂嘴型不對,無謂多說;還有一類是注定一生不愁寂寞的吹水人,愛以吹水娛人娛己,男女老幼,只要找到個大家能互動的話題,一吹兩三小時甚是等閒,還得大家都讓對方覺得自己言中有物,兼且甚少因相方無話而產生的 dead air。

幸得我們夫妻二人,論到吹水,同是當仁不讓。

盧先生上星期開始退休前假期,個多星期以來,我們一連數天共赴多個舊雨新知的約會,席間短話長說,也過了幾個愉快的下午。如上星期五,約了外籍退休警官朋友在聯和墟著名的豬手麵店午餐,十一時半吃到四時多,四個人邊吹邊喝,共開了十來支大生力,因同桌的朋友英語稍遜,我們主要用廣東話聊天,行內行外、黑白兩道、港九新界及邊境禁區、六七暴動九七回歸......拉拉雜雜,反正酒過三巡,越吹越豪邁;又如今午,到鯉魚門把東西交還老友,老友送我們出村口,經過茶餐廳,大家原打算吃過下午茶便分手,坐下不久,老友隔遠看到他的老友,招呼他過來坐下,雖是頭一回見面,話題一吹到國家貪腐,三男一女便由清未民初講到現今胡溫,由北京數到珠海......慶幸此時此地,吹水可以不顧聲量和內容,否則來個汝曾被警告:只談風月勿談國事,便大大掃興了。到臨近分手,我們才知道新相識的這位朋友,是個七十年代偷渡來港的退休扎鐵工人。

吹水的技巧,易學難精;吹水的藝術,博大精深;吹水的高手,不可貌相。

2 則留言:

金多勵 說...

好想睇吓妳寫一啲關於『Dog 嗡;唔駛Follow Up』嘅小品!可作為『吹水』的後記。

joyce 說...

前輩莫非是......

好,晚輩遵命。